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设计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设计观点

圆明园修复工程在各方质疑中重启

发布时间:2018-08-10 20:49:54 编辑:笔名

圆明园修复工程在各方质疑中重启

10月18日,中国圆明园学会主办召开了纪念圆明园建园300周年国际学术会议,会上,圆明园古建修复事项成为热议话题。

7年前,圆明园被确定要修复10%的古建。这项耗资近9000万元的工程原计划2008年奥运会前完工。但至今它仍未开工。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争议巨大。

近日,官方宣布将在明年修复长春园宫门。圆明园古建修复工程在争议中重新启动。

明年重启古建修复

94岁的汪之力老人坐不住了。

10月18日,中国圆明园学会主办召开了纪念圆明园建园300周年国际学术会议。学会发起人、副会长汪之力原计划只在开幕当天出席会议,然而10月20日,会议最后一天,汪之力再次赶到会场。

他只为说一个问题计划修复的圆明园10%的古建,不应该包括院墙。

此前的10月19日,北京刊发的报道中提到,北京市文物局界定,10%古建多为宫门院墙。该报道同时称,相关部门将于明年复建圆明园长春园宫门。

汪之力老人一直致力于呼吁部分整修圆明园,是圆明园整修派的重要代表。

整修派对院墙算法如此重视的原因是,圆明园内能恢复的古建只有10%,如果已经被恢复的院墙也记入古建面积,园内能复建的古建就少之又少了。

更让整修派失望的是,2000年公布的《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明确要恢复部分古建,然而7年过去,复建工程均未启动。除了确定明年复建的长春园宫门,另一个准备复建的圆明园大宫门还未确定时间,更多复建面积的指标,甚至还没确定该给哪个古建。

2000年的《规划》,曾被认为是圆明园整修派的一场胜利。整修派的三大主张恢复山形水系、植物配置和部分古建都得到了确认。在此前的20年里,圆明园的建、废之争针锋相对。让整修派没想到的是,艰难得到的胜利,会在执行上大打折扣。

20年论战出一规划

2000年公布的《规划》是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的20年间,圆明园是保持原状还是进行整修

圆明园修复工程在各方质疑中重启

,整修派与废墟派意见相左。

1980年10月18日,以宋庆龄为首的1583人联名发出了《保护、整修及利用圆明园遗址倡议书》。反对声随即响起,当年12月26日,人民刊发读者来信《研究探讨无妨,整修大可不必》。圆明园复建争辩就此拉开帷幕。

最初,反对派的理由是国力尚不雄厚,修复圆明园耗资过大这与清朝同治皇帝重修圆明园时,遭到的反对意见颇为相似。

此后,反对派不再局限于财力问题,而从文化、美学的角度指出,圆明园最可贵的就是它的一片废墟,反对建造假古董的行为。著名西方文学专家、全国政协委员叶廷芳教授在多个场合指出废墟也是一种美。废墟派由此得名。

废墟派专家分布多个学科领域。整修派则多为清史专家和圆明园专业研究者,这些可以指点着圆明园地图一一描述那些早已不复存在的美景专家,对这座皇家园林有特殊的感情。他们认为,部分地重现这座万园之园的胜景,比断壁残垣的遗址更能体现圆明园的价值。

在整修派中,除了极少人主张全面复建圆明园外,多数人主张部分整修。他们同样认为圆明园内著名的西洋楼遗址的废墟应该保存;对园内该恢复多少中国建筑

,他们内部也有争论。

整修派最为一致的观点是,应该复原园内的山形水系和植物配置。

圆明园的山水为人工所造,山起西北,水流东南,与中国的地势完全契合。山形水系是圆明园的精髓。清史专家王道成说,英法联军的大火并未毁掉园子里的山水。建国后,由于大批农民入住,挖山填湖种庄稼,山形水系遭到严重破坏。

在长达20年的争论中,政府对圆明园的规划逐渐清晰1983年7月,国务院批准将圆明园规划为遗址公园;2000年,《规划》公布。

规划确定要修复圆明园的山形水系、植物配置和10%的古建。这些内容还被《规划》确定为近期实施方案。

在当时文物系统内,约定俗成的观念是,近期是指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前完成这些方案。圆明园管理处主任助理、发言人宗天亮解释说。

在一份施工造价表中,计划者甚至已为三大工程列出了详细的耗资整修山形水系及植物配置预计投资15000万元;复建10%建筑预计投资8938万元。

这一目标显然已经无法按时完成目前圆明园西部的山形水系只完成三成左右;古建复建至今尚未启动;园中的植物种类也未恢复当年的情形。

环保主义者的质疑

一个事实是,《规划》出台后,环保主义者异军突起,他们作为废墟派的新生力量,提出要保护圆明园业已形成的生态,并希望改变《规划》的内容。

天平,开始转向另一方。

2001年底,时任海淀区人大代表的李小溪女士第一次踏入圆明园西区,着实吃了一惊。北京市市区还有这么大的荒地,植被那么好,青草、乔木、树木植被那么好。这在城区是独一无二的。

圆明园由圆明、长春、绮春(也名万春)三园组成,其中东部的长春园和绮春园已在2000年前经过整修向公众开放。园内西区居民直到1999年才陆续迁出,西区一直未开放。

李小溪从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处了解到,圆明园西区存在300多种野生植物、160多种鸟类,生态多样性非常丰富。李小溪说,她当时就询问时任圆明园管理处主任的隗宝善:这里能不能保存?他说很困难,因为规划已经做出。我又问,按规划这些植被将会被怎样处理?他说,荡然无存。

出于对圆明园生态的忧虑,李小溪成为废墟派的一员。

随后,她在海淀区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圆明园建设要注意生态环境保护》的建议;并同时向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致信,表明了自己的忧虑。

没想到单局长很快就给我打来,通话了一个多小时,单局长说以前没有注意到对生态的保护。李小溪说,她特意提到如果按照《规划》恢复山形水系等要求,可能会破坏野生植被。单局长说,你能不能建议重新写个整治方案,我们可以再批。

2003年6月,在李小溪的建议下,圆明园召开一个关于整修和生态保护的座谈会,自然之友会长梁从诫、北大景观设计研究院院长俞孔坚等生态方面的专家参加了座谈会。

在这次会议上,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反思说原来认为的恢复园内山形水系,到底是对遗址的摧残还是保护?

2003年7月,单霁翔在光明撰文也提到:我不赞成复建圆明园,也不赞成不注重历史遗迹保护与生态建设和谐地复建山形水系。而对于整修派而言,恢复山形水系和保持圆明园生态的矛盾很难调和。

圆明园专家王道成说,西区的很多野生植被多植根于居民垃圾。要恢复山形水系,就必须清走垃圾上的野生植被。圆明园副研究员宗天亮说,根据需要会保留一些植被,但没有必要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里搞一个原生态的地方。

2005年的防渗膜风波中,圆明园整修工程同时需要注意生态保护的观点,取得压倒性优势。风波过后,圆明园内所有工程全部停工。

整体修复计划待批

今年3月份,圆明园西部的山形水系整修工程重新启动。

我再也没去看过圆明园。李小溪说。2003年秋天,圆明园对西区进行的整治,已经砍伐了一些树木,铲平了荒草。李小溪认为,圆明园西部的自然绿色世界已被改变。她所期望的改变《规划》的愿望,仍未实现。

与她的观点相反,10月18日,圆明园学会副会长,94岁的汪之力在纪念圆明园建院300周年国际学术会议上发表谈话《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是国家法律,必须积极执行,不能否定、拖延和不作为。

一个尴尬的事实是,圆明园整修的具体计划,至今没有获得国家文物局的批准。

2000年公布的《规划》只是确定了圆明园整修的原则,《规划》也提到要进一步编制详细规划和相应的专业规划。

2001年底,圆明园管理处委托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市园林古建筑设计研究院和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分别拟定了包括圆明园的考古发掘、山形水系修复和古建筑修复等三个专项规划。

2002年,专项规划送往国家文物局后,未被批准。

对于缺乏圆明园考古发掘的详细计划,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陈志华持批评意见,他认为,圆明园首先要做的是遗址发掘,拿出一个完整的规划思路,把遗址弄清楚后,再做决定。

圆明园管理处发言人宗天亮说,他们今年已收到国家文物局通知,要求修改专项规划。如果顺利,新的专项规划将在2008年上半年送交国家文物局。

如果这份专项规划通过,一切都将明了。这包括,圆明园将依次发掘哪些遗址,10%的古建究竟是哪些地方,山形水系要怎样恢复。

对于李小溪来说,她更希望这份专项规划能够解释,圆明园的复建工程将怎样同时保护那里的生态。